他趣app苹果下载

“他们只是暂时退回桥头调整攻势,等人齐了再进攻……”绮郦安回头看了眼,卡住城门的三千叛军,如今正和皇城卫兵激战,大概损兵五百左右。

而他们桥头的叛军,则剧增到上千人,绮郦安照这个速度推测,估计再过一分钟,敌方援军就会多达三千人,五分钟内两万叛军既可兵临城下。

“咧,正常和他们交手,我们肯定没有胜算的。”莫念夕弱弱地说,刚才冲锋的三百叛军,多是莽夫和三流武者,因此他们能轻松应对。

可是,一旦叛军中的武将登场,展开第二轮攻势,他们只怕就受不住了。

“怎么?怕了吗?”周兴云理解黑发少女的意思,皇十六子身边不可能没有高手,光是凤天城潜藏在京城的天命七武,就够他们喝一壶,此时没遇上强悍对手,并不代表过会儿遇不到。

敌军要是冒出一两个极峰强者,他们六人今天要活着逃走,估计就难了。

“没有哟!我不怕的。”莫念夕违心应道,她确实有点怕,只不过她怕的不是敌人,而是怕周兴云受伤。

“念夕别怕,我们不会有事。”周兴云半开玩笑的说:“正常人和叛军交手,确实毫无胜算,幸好我们之中没有一个是正常人。”

“确实如此……”维夙遥轻声叹息,难能可贵的吐槽周兴云:“区区六人断后掩护,在城桥上与万人大军正面交锋,横看竖看脑子都不正常。”

维夙遥看似开玩笑,不过她说话的语气很认真,估计内心就是这么想的……大家都被周兴云带坏了,傻不垃圾的断后掩护,和万人叛军刚正面,真是活的不耐烦找抽么?

最奇怪的是,尽管形势非常严峻,可维夙遥只要望着周兴云副轻佻笑脸,内心的紧张与不安,都会瞬息间烟消云散。

不过,维夙遥很清楚,周兴云之所以临危不惧,是为了让大家安心和冷静。

烈日姐妹花

如果连一家之主的周兴云都慌了,大家就会更加混乱。

只是,经历过天启之战,维夙遥明白,自己可以安心和冷静,但绝不能松警惕,绝不能让悲剧重蹈覆辙。

“咳哼……啊~伯~吃……咳咳哼……啊~啊~伯~吃~得~呃~佛~哥……”

“干什么?”维夙遥正在思考,一会若有高手出现,她该如何保护周兴云的时候,耳边却传来周兴云不明所以的奇怪声音。

“我在试音,发声练习。现在好了,嗓子没问题。”周兴云扛起长枪,吊儿郎当往前几步,牛逼哄哄拍着胸,对五千余将士高声喊话:“协助皇十六子谋反的叛军都给我听好了!这个皇城……我罩了!”

“们谁敢在这撒野!地上凉拌的碎尸,就是们的前车之鉴。”

周兴云输人不输阵,能先用废话拖延时间,总比双方直接开打强。

如今两方阵营,都在和时间赛跑,宋希广等人先撑不住,周兴云六人就赢了,反之,周兴云六人要失守,叛乱援军与宋希广汇合,皇城大门既相当于沦陷。

诚然,周兴云六人即便成功守住城桥,如何撤退也将是个难题,只不过现在万人叛军当前,他们没空去考虑后面的事情。

正如绮郦安所料,短短的两分钟,桥头已聚集了将近八千叛军。

独立站在叛军队伍前方的四人,非常引人注目,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们与众不同。

周兴云六人的注意力,自然而然聚集在四名武将身上。

对手故意释放威压,试探周兴云等人实力……

维夙遥、娆月、莫念夕三人不谋而合,以三角阵势把周兴云护在中间。

周兴云武道境界稍低,没能透过敌方释放的威压,判断四人实力。可维夙遥等人则不同,他们能够清楚的感知,四人之中有三人是绝顶高手,也就是万夫级武者。

最后一人的实力深不可测,但根据天启之战,与武林盟高手交锋的经验而论,那人应该是极峰武者。

感知敌方武将实力,维夙遥等人自然会往周兴云身边靠拢……

位于叛军后方的皇十六子,环视眼前兵马将士,突然大笑起来:“不用等了!该来的人都到了,八千兵马足以攻下城桥。戚将军听命!替我斩了姓周的反贼!女的都给我留下!尤其是那金发的异族美人,我要让她沦为我的近身女护卫!”

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,皇十六子不仅想得到旬萱,对英姿冷艳的维夙遥,同样念念不忘。刚才看金发少女忠贞不渝的保护周兴云,皇十六子眼馋得恨不得立即斩了周兴云取而代之。

此时麾下的四员武将赶到,再加上八千士兵,皇十六子便不需要跟周兴云客气。

皇十六子相信,只要能生擒维夙遥,他就有办法让英姿冷艳的金发少女,沦为自己的所有物。

戚元乃镇北骑师团的副师团长,实力相当于江湖中的极峰强者,他和宋希广一样,提前抵达京城,协助皇十六子谋反。

诚然,戚元不像宋希广,是依靠祖辈关系当上将军,戚元凭着辉煌的战场功绩,升职为镇北骑副师团长,论官职虽不如宋希广,可论实力,却是师团长级的高手。

如果没有军功利益之争,最适合统帅三千叛军,卡住皇城大门的将领,应该是戚元而非宋希广,只是……

宋希广想独揽攻占城门的头等功,才刻意支开戚元,亲自带队卡住皇城大门。毕竟,周兴云等人若是不出现,这绝对是份轻松愉快的美差,他们只需举盾在城下坚守一刻钟,两万援军即可抵达皇城,助他拿下城楼。

皇十六子一声令下,戚元露出抹嗜血微笑,横举金龙关刀抱拳鞠躬,轻描淡写回了句‘末将领命’,便指挥直属的三名武将,统帅八千叛军发起二度进攻。

周兴云面对大军逼近,顿时露出一抹苦笑:“亲亲小夙遥,皇十六子对真上心,居然派出八千土匪,要抓回去做压寨夫人。”

“我是的女人,永远不会改变。其他男人要是对我有非分之想,不是他死就是我亡!”维夙遥非常严肃的说道:“兴云,我丑话说在前头,就算有人拿的性命威胁我,我也不会做出背叛的行为。但是,我也不愿看到受苦,所以……我会走在前面……”

“不对不对!夙遥别说这种晦气话行不!我答应不会落入敌人手中好吧!但也必须答应我,绝不能败在我以外的人手里。”

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夫妻同心,生死与共。”维夙遥今天非常大胆,忍住害羞,脸红耳赤的对周兴云说情话。

大概局势危在旦夕,维夙遥也敞开心怀,将浓浓的爱意传递给情郎。

“好恩爱呢。羡慕死人呢。还没和敌人打起来,就有人爱得死去活来了。亲爱的……那条金毛尾巴都摇成扇形了,看不到吗?”娆月很不客气的对维夙遥开嘲讽技能。

“对哟!对哟!什么比翼鸟、什么连理枝,那么肉麻的话连我都说不出口,亏不害臊。”莫念夕补了一刀,让腼腆的金发少女万分尴尬。

“们不要欺负夙遥了,她只是比较耿直,在危机时刻向我吐露心声。们也该好好向她看齐,多摇尾讨好我……好好好,夙遥别瞪我,我不说了。”

“酋长,八千单身狗嗅到爱的酸臭味,正如同狼虎朝杀过来,单身的我是不是该帮他们一把?”轩辕崇武默默地拔出手中长剑。

“我喊一声小舅子!麻烦放下武器好好说话!”周兴云隐隐察觉不对劲,轩辕崇武眼中闪烁浓浓杀意,该不会是他说错什么话,引起小子愤怒……但也不至于萌发杀意吧?还是说……轩辕崇武愤怒是另有原因?

“光是一声小舅子怎么行?求饶的时候必须跪舔!”轩辕崇武猛地俯冲,向周兴云刺出一剑,吓得莫念夕赶紧把周兴云拉开。

当然,轩辕崇武攻击的目标并非周兴云,而是腾跨八千叛军上空、后来居上冲向他们跟前的戚元。

戚元挥舞金龙关刀,腾云驾雾从天劈下,直取周兴云头颅。

轩辕崇武蓄力俯冲,直接撞开周兴云,一剑搓开关刀刀刃,促使戚元一刀劈空,砸在石桥面板上。

戚元虽然一刀劈空,但蕴含内劲的刀锋,依旧砍出道半月弧白刃,横冲撞上城桥边的石狮子,将其砍成碎末。

与此同时,金龙关刀砸落石桥面板,宛如石落镜湖,形成一股波澜风劲,瞬间将轩辕崇武震退数米。

戚元是极峰武者,轩辕崇武敌不过很正常,不正常的是,轩辕崇武为何会失去冷静,单枪匹马和戚元硬碰硬。

“小月、夙遥、念夕,另外三名武将交给们了!我去掩护崇武!绮郦安则想办法拦击叛军士兵!”

周兴云迅速做出安排,随即朝轩辕崇武跑去。

娆月、维夙遥、莫念夕修炼的功法,比较适合单打独斗,让三人拦击叛军将领准没错。而绮郦安冰天雪地的范围强袭,理应能镇住叛军士兵。

毕竟,周兴云六人姑且算不上孤军奋战,城楼上的卫兵,都已箭挂弦上,时刻准备支援射击敌人。城墙两侧的四驾重型弩车,早就摆好架势,瞄准叛军人群密集处,随时准备轰击敌人。

重型弩车有最小攻击距离,无法射击冲到城门下的宋希广,否则几轮爆射强袭,打乱三千叛军阵型,宋希广不撤退就死路一条。